陳文令 不再年輕,依然不計后果?

作者:鄭嘯川圖片提供: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攝影:董林 2020年1月14日 11039 次閱讀 專題 ?人物
陳文令特別喜歡劉小東曾說過的一句話,“年輕人,不計后果?!边@也正是他的藝術人生寫照。在公共藝術的概念在中國還不甚明了的時候,他已經開始搗鼓大型室外雕塑了。從一炮而紅的“紅孩子”開始,就是傾其所有、放手一搏;到現在已逾知天命之齡,依然“不計后果”“為所欲為”。
雕塑家 陳文令 攝影:董林
雕塑家 陳文令 攝影:董林
追求更自由的表達,不計后果
提起陳文令,人們的第一印象多半是“紅孩子”系列。通體赤紅、表情夸張乖戾,形成了極富沖擊力和記憶點的視覺語言。2001與2002年交際的時候,在廈門珍珠灣海灘的個展“紅色記憶”,讓陳文令一下子火了。在這之前,他蟄伏了十年。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是“茍延殘喘,勉強過活”。從當年的廈門工藝美校畢業后,陳文令發現國畫難以滿足自己的藝術表達欲望,便向馬心伯老師摸索學習了木雕。后來一些木雕作品被人收藏掙得一些結余,他立刻辭去公職前往中央美術學院進修雕塑。在央美逐漸觸到當代藝術后,為了追求更自由的表現空間,他果斷轉向更多元媒介的探索。
進入小區后,高出圍墻半截身子的“紅孩子”幫助我們順利定位了陳文令的家
進入小區后,高出圍墻半截身子的“紅孩子”幫助我們順利定位了陳文令的家
院子內的“紅孩子”全貌
院子內的“紅孩子”全貌
一樓會客區隨處可見小尺寸的“紅孩子”
一樓會客區隨處可見小尺寸的“紅孩子”
90年代的時候,陳文令在雕塑上的探索并沒有被太多人認可。他只能偶爾做些工藝品或肖像的活兒維持生計,一旦有富余就立馬做自己藝術追求方向的雕塑作品。賺錢是為了做更好的藝術,而不是靠藝術賺錢。熬過了掙扎的90年代,陳文令在“紅孩子”之后春風得意,只是在廈門做城市雕塑也可以吃穿不愁,但他卻毅然北上,在大型雕塑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直到現在,陳文令在作品創作的投入上依然不計后果。此次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的個展“‘綿延’的寓言”,在美術館一樓樓梯上人仰馬翻的《平庸之惡》光制作費就逾百萬元。因為特殊的地勢要求,這件作品的收藏前景并不明朗,但他就敢“揮金如土”,只為滿足自己在藝術追求上的任性,為了追求那意想不到的力量。
家中《平庸之惡》的小樣
家中《平庸之惡》的小樣
陳文令 不再年輕,依然不計后果?
《平庸之惡》尺寸可變 綜合材料 2019
《平庸之惡》尺寸可變 綜合材料 2019
不可替代的個案
陳文令的作品很早就被譽為是魔幻現實主義雕塑,雖然“魔幻現實主義”這個詞在當下已經被濫用得失去了詞語原本的一針見血。用高名潞所說的“生命流”來形容他的創作則是另一種貼切。他用本能的感受迸發出自然的、偶爾失控的創作語言,抒發個人的情感體會和對社會百態的洞察,猶如《世說新語》或者民國時期的諷刺漫畫。盡管雕塑的呈現模式是具象,但故事解讀卻是抽象或意向,是因人而異,是“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這也是陳文令頗為自豪的一點,“我的藝術密碼如果這么簡單的話,那中國早就有一大堆陳文令了。我的個案是不可替代的,這點我很任性,也很自信?!?/div>
陳文令 不再年輕,依然不計后果?
院子里的圍墻是之前鄰居加蓋陽光房而砌的,因為擋住了陳文令家的陽光曾令兩家很不愉快。陳文令索性將這堵墻做成景觀墻,嵌入很多小物件,包括從家鄉買來的石頭。中間看似走形的大衛雕像是他在宋莊的垃圾場撿回來的,后來發現是廣州藝術家陳克的作品,只是展覽結束后主辦方不愿花錢運回去而棄如敝履。他聯系到藝術家之后用自己的一件作品正當地以物換物
院子里的圍墻是之前鄰居加蓋陽光房而砌的,因為擋住了陳文令家的陽光曾令兩家很不愉快。陳文令索性將這堵墻做成景觀墻,嵌入很多小物件,包括從家鄉買來的石頭。中間看似走形的大衛雕像是他在宋莊的垃圾場撿回來的,后來發現是廣州藝術家陳克的作品,只是展覽結束后主辦方不愿花錢運回去而棄如敝履。他聯系到藝術家之后用自己的一件作品正當地以物換物
兼具守成與開拓
Hi藝術(以下簡寫為Hi):當時你有預料到“紅孩子”的爆紅嗎?
陳文令(以下簡寫為陳):完全出乎意料。我個人感覺“紅孩子”的成功不僅是作品有意思和腔調,同時我作為一個藝術家的生存姿態、態度和立場也獲得了很多掌聲,這也是我到現在都覺得是一生中最驕傲的事情。當時廈門沒有藝術村,像我這樣立志獻身藝術的屈指可數,像難民一樣邊緣,不屬于美院系統,也沒有獲過什么大獎,以極其野蠻的方式生長?,F在廈門郊區到處都在搞當代藝術活動,當時幾乎沒有,我從沒有圍墻的戶外概念入手在海邊做展覽。論在戶外做雕塑大型個展,我在中國一定具有先驅精神。十幾二十年前,誰在戶外野地里做雕塑個展呀?
 
Hi:“紅孩子”之后,在廈門正是風華正茂,為什么決定來北京?
陳:之前我在北京讀過書,知道北京天地廣闊。如果說廈門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北京則是鳥一多什么林子都有,文化藝術圈層次很豐富。在北京讀書時我就感受到了這里的豐富和掙扎。差異性給人帶來痛苦和折磨其實是好事。一個年輕人沒有被生活錘煉,心智難以被打開。很多外地藝術家來北京都經過茍延殘喘,掙扎了多少年才出人頭地,但我來北京算是很順利,除了個人在地方奮力積累十幾年以外,還有時代的原因。我恰好在當代藝術即將火熱的時候邁到了這個門口。2004年,紅門畫廊的布朗·華萊士(Brian Wallace)邀請我來北京駐地三個月,三個月駐地之后我在索家村租了一個工作室留了下來。直到今天工作室拆遷了很多次,但我依然沒有離開北京。論生活環境,廈門絕對是天堂,是我以后落葉歸根的故鄉,但遠行是為了更好的回歸。
 
Hi:家鄉和北京分別給你什么樣的影響?
陳:簡言概之就是守成與開拓。家鄉的生活方式和人文歷史比較傳統,我的很多雕塑中都可以看到家鄉的文明基因,這是“守成”,讓我守住身上一種分裂的東西。在生活很保守,在事業上很開闊。常人說“閩南的閩字的門里是一只蟲哈哈,到外面是一條龍”。閩南人骨子里有敢于冒險的海洋文化,喜歡行走遠方,飄洋過海,自古以來都是這樣。北京就更加豐富,給我提供了國際化的視野和開拓夢想的樂土。
三樓的書房也是滿滿當當的書,但因為太忙,陳文令看大部頭的書只看目錄、前言和后記
三樓的書房也是滿滿當當的書,但因為太忙,陳文令看大部頭的書只看目錄、前言和后記
日有所見,必有所思
Hi:你一直有做圖像日記、畫手稿的習慣,記錄的對象是什么?
陳:并不是具象的主題,而是些無中生有的想法。我其實挺神叨叨的,比如這會看你,突然就會冒出兩三個頭,出現一些跟現實世界不平行的怪異畫面。一般在等車等人的碎片時間,我會隨便勾兩筆把這些想法記錄下來。我包里面放著本子,每當無聊天馬行空的時候就記錄下來。創作靈感就是來自于這些想象,想象其實也源自現實的啟迪。一般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是日有所見,必有所思。 
 
Hi:這么多年來,到最后沒有辦法落成實物的手稿多嗎?
陳:多了去了,應該說99%的手稿都實現不了。除了媒介不方便以外,其實我畫手稿并不一定是直接為了做作品。畫手稿是為了鍛煉思維方式,就像大腦體操一樣。佛教里講慧命和身命,身命我是每天跑步,慧命就是畫畫和閱讀。
 
Hi:你會選擇怎樣的想法落成實物?
陳:我會挑選經常在我腦子浮現的畫面,“陰魂不散”地“咬”在我的腦殼里,把那樣的畫稿物化成為現實世界里的實體。多數想法并沒有達到這個級別。
堆在角落的都是打包好準備展出但斟酌再三又退回來的手稿,展覽展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堆在角落的都是打包好準備展出但斟酌再三又退回來的手稿,展覽展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陳文令 不再年輕,依然不計后果?
陳文令手稿,記錄的都是日常的天馬行空
陳文令手稿,記錄的都是日常的天馬行空
三位一體、雅俗共賞
Hi:如何確定雕塑的尺寸?似乎以大件作品居多?
陳:其實大雕塑都是從小作品過渡過來的。在中國我確實是最喜歡把作品做成大型雕塑的藝術家,因為大型作品更具有戶外公共藝術的特征。你看英國現當代的雕塑大師都是戶外大型雕塑的高手。我曾經當過李維祀的助手,他是廈門藝術學院副院長,做了很多大型的雕塑。這段經歷讓我一直對大件雕塑有憧憬,但每次看到甲方來審李老師的稿,都覺得是外行指揮內行,十分反感。當時我就想著以后自己也要做大尺寸的雕塑,但最好自己就是甲方,怎么想就怎么做,因為藝術的獨立性非常重要。1999年至今我一直堅持這樣的立場,無知藝術的權力意志和資本意志對藝術的破壞性極大。我們都在呼吁有更多懂藝術尊重藝術的甲方產生,這是推動藝術發展的巨大力量。
 
另外,我喜歡將作品放在藍天大地之間,可以服務所有人,不挑觀眾,甚至流浪漢都可以在雕塑上坐一會兒。公共藝術在中國還沒發展起來的時候,很多人說我做這么大的雕塑屬于吃力不討好,但我想忠于自己的選擇。2006到2007年間流行的是客廳尺寸的雕塑,那時我就很任性地做了很多大型雕塑,比如“中國風景”系列。當時幾乎沒有藏家,我也在所不惜。后來開始流行公共藝術,很多人才覺得陳文令在這個領域確實具有一定的開拓性和先鋒性。
《萬物皆?!?305×258×406cm 不銹鋼 2012
《萬物皆?!?305×258×406cm 不銹鋼 2012
《普渡之橋》700×480×210cm 綜合材料 2014-2019
《普渡之橋》700×480×210cm 綜合材料 2014-2019
Hi:你覺得公共雕塑和城市雕塑的區別是什么?
陳:城市雕塑大多數有宣傳和商業的作用,中國的很多城市雕塑就是“菜雕”,蘿卜青菜的雕塑,近年來已經越來越少。公共藝術則包含更多的人文精神,關系到人性的審美和良知,要有更強的地域性,與環境發生關系。
 
Hi:你雕塑創作似乎并不追求傳統的美,你追求什么?
陳:單純的美已經很難囊括當代藝術的所有指向,傳統意義上的美學范疇只是其中一個維度,我并沒有排除傳統的美,但我更追求具有當代精神的美。當下的時代僅僅用美來描述藝術并不夠,我選擇忠實于自己的內心,追求真實,從來不會為了美而壓抑內心想要強烈表達的情感。
 
Hi:對你來說一件雕塑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
陳:肯定是作品的含義,但雕塑的觀念、形式、語言、態度、呈現方式都是融為一體的,不能把其中某一點截然分開。好的藝術是一種整體的能量呈現。
《在遠方》420×225×300cm 銅著色 2018
《在遠方》420×225×300cm 銅著色 2018
《超常規》720x250×180cm 銅著色 2018
《超常規》720x250×180cm 銅著色 2018
Hi:你的雕塑作品大多很具象,給觀眾的解讀空間是否比較有限?
陳:其實這是觀眾的誤讀。我的作品大多表面具象,但重組在一起并不寫實,而是超現實和荒誕的魔幻。我很確定走自己的道路。
 
Hi:什么樣的道路?
陳:三位一體,抽象、具像、意象全部為我所用??梢允顷柎喊籽?,但同時又是下里巴人;很崇高,但又很卑微,用很廣闊的覆蓋面囊括人性的一切。這跟我的生存經歷有關,我是從一個小鄉村里走出來的,一路競爭到鎮里,到縣城,到廈門,再到北京,經歷了多種的生命階層?,F在很多藝術家脫離社會群體,很個人中心主義,追求前衛和西化。中國有2800多個縣城,我想那里的觀眾根本找不到閱讀作品的入口。其實真正大師作品的普適度極大,比如齊白石、張大千、梵高和畢加索,乃至杰夫·昆斯(Jeff Koons)、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或蔡國強,都有廣泛的會心觀眾。
《感官之戰》尺寸可變 綜合材料 2019
《感官之戰》尺寸可變 綜合材料 2019
《人文山水》450×295×390cm 綜合材料 2019
《人文山水》450×295×390cm 綜合材料 2019
《世外桃源NO.3》420x280x180cm 綜合材料 2014-2019
《世外桃源NO.3》420x280x180cm 綜合材料 2014-2019
不辜負時代
Hi:這次展覽有50多件雕塑還有3組裝置,你對裝置的理解是什么?
陳:我對裝置的理解簡單說就是裝而置之,也就是幾種媒介裝在一起,置放在一個特定的空間中,而非傳統雕塑一體性的呈現。其次裝置要跟空間發生在地性的關系。其實我的很多作品都具有裝置語言,包括臺階上的馬。但我并不在意作品的分類,作品的優劣才是核心。
 
Hi:你的作品似乎科技含量不高,更偏手工作坊?
陳:確實比較偏手工作坊的感覺。其實我的很多作品中也用到類似3D技術和LED燈光等,但技術手段并不是藝術目的。今天的人太依賴科枝了,這值得反思。我覺得中國目前還沒有高科技的藝術,只是低科技,更多是些游樂園的作品而已。
陳文令 不再年輕,依然不計后果?
“綿延”的寓言:陳文令藝術個展現場
“綿延”的寓言:陳文令藝術個展現場
Hi:你覺得自己的雕塑作品有時代印記嗎?
陳:當然有,這種時代印記不可回避。時代會是悄然給人、特別是藝術家烙上印記,甚至很暴力地烙上,非常鮮明。如果一個藝術家沒有時代烙印,對于這個時代也是一種辜負。
 
Hi:是否存在到下一個時代也許會過時的問題?
陳:好藝術要穿越時代,超越時代。比如我2008年的作品《牛氣沖天》,一直放在僑福芳草地,很多人被它奇特的形式語言所吸引去合影留念。其實作品本身的敘事既重要也不重要,作品本身說美也不美,但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感撲面而來,這種力量就是超越時代的,不會受限于當下時代的審美。但我不能保證所有作品都可以超越時代,有幾件就夠了,哪怕一件。
陳文令 不再年輕,依然不計后果?
“綿延”的寓言:陳文令藝術個展現場
“綿延”的寓言:陳文令藝術個展現場

熱門關鍵詞

訂閱hi郵件

訂閱hi郵件

恭喜您,已經成功訂閱!
HIART將定期發送最新咨詢至您的郵箱,感謝您對我們的支持!

關于Hi藝術

《Hi藝術》雜志創刊于2006年9月,是領先的中國當代藝術專業雜志。

《 Hi藝術》雜志善于把握當代藝術市場脈搏,兼有專業性、前瞻性與實用性。

《Hi 藝術》雜志的內容在堅持可讀性基礎之上強調原創性,每期都堅持為讀者提供權威性的實用數據信息,并在年末總結當代藝術的年度發展概況,產生 “指標藝術家”、“指標拍賣行”和 “指標畫廊”。該系列歷經錘煉與市場檢驗,正逐漸成為當代藝術投資的首選參考媒體。

《Hi藝術》雜志發展至今,擁有最前沿的藝術信息、最專業的市場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訪為內容,以三十多個專業系統的欄目設置為架構,內容豐富而富有層次,全面而條理清晰,
使《Hi藝術》成為最具可讀性的當代藝術雜志之一。今天的《H i 藝術》日漸成為業內的頂級媒體,在時間的累積、新老客戶的實用建議以及自身經驗的不斷增長下,《H i 藝術》無論是內容還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為經典。但是《H i 藝術》追求進步的腳步從未停止,我們仍在努力做到盡善盡美。

聯系我們:

郵箱
編輯部:
[email protected]
展訊郵箱:
[email protected]
招聘郵箱:
[email protected]
電話
編輯部:
+8610 51374016
廣告部:
+8610 51374100
傳真:
+8610 51374012

關于Hi藝術

《Hi藝術》雜志創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當代藝術的專業雜志,擁有最前沿的藝術咨資訊、最專業的市場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訪等,視角多元且富有層次, 善于把握當代藝術市場脈搏,兼具專業性、前瞻性與實用性,在目前中國各種當代藝術雜志中影響力、廣告份額、發行量各指標均屬于領先地位。

依托《Hi藝術》雜志的品牌優勢,我們全方位拓展了新媒體資源,先后推出官方網站hiart.cn和公眾微信訂閱號(微信號:hiart308309),成為《Hi藝術》在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上布局的重要陣地。

創建于2011年的官方網站hiart.cn定位為《Hi藝術》的網絡升級版本,目前也已成為當代藝術資訊網站中最主要的選擇之一?!禜i藝術》官方微信公眾號注冊于2014年,是當代藝術持續發布信息最久、活躍度最高的當代藝術公眾號,也是目前行業內信息發布最為及時、關注視角最為多元、熱點話題制作最有深度的當代藝術公眾號之一,通過近三年來優質內容的持續產出,擁有行業內最為精準高效的業內用戶群體。2017年,《Hi藝術》與中信出版集團攜手合作,轉型為MOOK系列圖書,成長為一個擁有雜志、網站、微信公眾號的全媒體平臺。

歷經十一載磨礪,《Hi藝術》在2018年迎來它的第十二個年頭之際,無疑已成為業內頂級媒體。但我們始終密切把握當代藝術的脈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為藝術人群與頂級收藏家及時提供原創、鮮活、專業的獨家當代藝術資訊、市場分析與收藏指南,為受眾提供更加精準的資訊服務?!禜i藝術》追求進步的腳步從未停止,我們仍在努力做到盡善盡美。

雜志訂閱熱線: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節假日除外)
微信訂閱:
微信號:hiartmimi (可享會員福利)
篮球让分胜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