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薇 一個女性審視女性的故事

作者:張朝貝 2019年10月10日 852 次閱讀 專題 ?人物
如果你試圖給彭薇一個恰當的標簽,那么她可能會讓你感到失望。當我們聊到她兩歲開始拿毛筆,3歲獲獎的經歷,并一致認為她是天才畫家的時候,她自我調侃道,后來隕落了。當你看到她作品中東方的、古典的氣質,她又告訴你她并不了解中國傳統,大量的閱讀經驗來自西方。甚至是問到她何時正式成了一位藝術家,彭薇的回答也是,“我覺得業余狀態挺好的,當然態度一定要是專業的?!?/div>
 
藝術家 彭薇
藝術家 彭薇

 

關于女性的故事新編

 
我到當代唐人藝術中心的展廳時,彭薇正在現場布展。那是她最新個展開幕的前兩天,畫都已經運到了展廳,但還沒有拆開。只有一組描述古代婦女美德的書籍攤開放在地上。彭薇用手來回調整了一下說,“不要擺得那么方正,讓它們自然地散開?!?br> 她的最新作品便與書中這些古代的女性故事有關,并用它們講述著現代的故事。在布展中親歷親為的干練,與我印象中在蘇州博物館舉辦“我想起了你”的那個溫婉的女性藝術家形象又相去甚遠。不過彭薇并不否認自己是“女性藝術家”,理由是自己本來就“是個女的”。但是她同時反問,“為什么人們不會強調一個做藝術家的男性是‘男性藝術家’?”
在長達50米的《故事新編》中,彭薇將一組古代女性從原來的語境中剝離出來,用近乎寫意的方法將其重新呈現出來。展覽名“故事新編”便是由此得來。1936年魯迅去世那年出版了一本小說集《故事新編》,盡管寫的是古代神話故事,但你時時刻刻都能夠讀到一種荒誕的批判,一種近乎魔幻的現實感。這是彭薇小時候讀到的一本小說,在她看來,這跟自己現在的作品要說的事情極為相像。
在策展人汪民安看來,彭薇只是繪制她們的肖像,而斷然剔除了她們的一切背景,她們孑然地站立在白紙上,但每個人的背后都隱藏著一個令人震驚的故事?!拔覀冊谶@里仍舊看到一個女性藝術家對女性自身的永恒關切,或者說一個長久的女性問題以一種新的方式再次提出來:女性應該實踐一種怎樣的行為模式?”
 
“彭薇:故事新編”展覽現場,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彭薇:故事新編”展覽現場,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彭薇:故事新編”展覽現場,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彭薇:故事新編”展覽現場,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彭薇:故事新編”展覽現場,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彭薇:故事新編”展覽現場,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工筆只是一種方法

 
相比于《故事新編》中迥異于工筆的寫意手法,《七個夜晚》那種細密的白描工筆手法似乎在彭薇的創作中更為常見。彭薇說這些是她夢中所見的幾個夜晚的故事。她用極細的畫筆編織勾勒出七個院落中的屋頂、門窗、護欄和室內的生活景象。他們或是臥榻而眠,或是憑欄而立,或是相聚而談,或者獨自掩面。
從某種程度上,這兩組從內容和表現手法上截然不同的作品,又有相通和互文之處。在彭薇看來,“為什么我要用細密的黑白線條畫《七個夜晚》的院落?因為我需要用它編織那些故事。為什么又用寫意的方法畫《故事新編》中的人物?因為我覺得有一種情緒需要宣泄?!?br> 在彭薇那里,工筆從來只是一種表達工具。有時候,甚至不限于工筆。2011年的時候,彭薇曾經做過一件影像作品,她用81天的時間,每天在手上畫一只手表。在今年的最新個展中,同樣有一件與繪畫無關的裝置作品《器世間》,她將一組曬了近3年的佛手柑拿給佛像貼金的師傅貼上金箔,為了記錄這個過程,彭薇選擇了照片,因為沒辦法用別的方法實現。
彭薇似乎并不介意自己變得不像是純粹的工筆藝術家,因為她始終覺得自己不是,所有的方法包括工筆都是為了要傳達的信息而服務的。
 
展覽現場長達50米的《故事新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展覽現場長達50米的《故事新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故事新編》作品局部
《故事新編》作品局部

 

我從未崇拜過傳統

 
盡管我們有時仍將彭薇看作一個脫胎于傳統的新水墨畫家,但是用她的話來說,自己從來沒有崇拜過傳統。在美術的專業技能上,彭薇坦言不能適應學院派的傳統訓練,她成績最好的是速寫,其次是色彩,最后才是素描。后來拿到四川美院、天津美院和南開大學三個學校的錄取名額,彭薇最終選擇了綜合排名更好的南開大學。
彭薇最早的“太湖石”系列創作開始于2000年,那時她剛從南開大學美學研究生畢業,找到了一份《美術》雜志的編輯工作。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內,她見證了中國當代藝術爆發得最為激烈的階段,包括馮博一和艾未未策劃的“不合作方式”,也包括她被選入的呂澎策劃的“改造歷史”大展和烏利·??嗽谌鹗勘R塞恩舉辦的“山水”展。
從畫石頭到畫衣服鞋子,再到近期的“遙遠的信件”和“七個夜晚”等系列,彭薇作品中的敘事性是一種從隱到顯的過程,并首次帶有自我審視式的提問和反思。當我問起她畫中的人物都在做些什么,她說自己從未注意過這一點。我們和策展人笑談起她本來可以用一句“你覺得呢”回避過去,但彭薇沒有,她想了一會兒說,“其實在每一幅《七個夜晚》中,至少有一個我自己的形象,畫的時候是刻意的,我挺希望別人去發現的?!?br> 如今,彭薇說她每隔一兩年仍會畫回太湖石,“這更像一種技法的訓練,為了保持一種寫意的手氣,我們畫畫很講手氣和狀態。你有時候可以停下來歸零,但手藝不能斷,手上的活不能停?!?/div>
 
《第二夜》192.5x145cm 宣紙水墨 2018
《第二夜》192.5x145cm 宣紙水墨 2018
《第二夜》局部
《第二夜》局部

 

任何事都需要專業態度

 
Hi藝術(以下簡寫為Hi):其實你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國畫,這跟你現在的創作有關系嗎?
彭薇(以下簡寫為彭):我爸是畫畫的,我大概兩歲開始用毛筆,比用鋼筆還早。我發現其實小時候繪畫訓練,對我現在技法上的影響非常大。我讀大學的時候畫畫方式已經跟同學不一樣了,我不打稿子也不畫素描,直接拿毛筆在上面畫。因為老師都是美術學院畢業的,不太認可我畫的東西。
Hi:你大學和研究生讀的都是南開大學而不是美術類院校?
彭:我當時考了四川美院、天津美院和南開大學都錄取了,我爸說南開是一個很好的綜合大學,可以學的東西很多。的確,我在南開聽過季羨林的課,葉嘉瑩剛剛回國的時候也給我們上過古典文學課。我覺得那時候最重要的經歷是對古代的了解,南開有一個特別好的圖書館,二玄社印刷的所有畫冊全在里面。
Hi:為什么畢業之后你去了《美術》雜志工作?
彭:因為我研究生學的是美學,當時讀研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找工作。從2000年到2007年,我在《美術》雜志待了7年。
Hi:那時的作品面貌是怎樣的?什么時候正式成為藝術家?
彭:2000年開始畫太湖石,后來畫衣服和鞋子。每天打卡3次,下了班回家之后就畫畫。其實繪畫沒有專業和業余之分,當你畫出第一張你想畫的作品時你已經是專業的了。我覺得業余狀態挺好的,當然態度一定要是專業的。我做編輯就很不合格,沒有這種態度。
 
《第五夜》193×165cm 宣紙水墨 2018
《第五夜》193×165cm 宣紙水墨 2018
《第五夜》局部
《第五夜》局部


四重奏與交響樂

 

Hi:從最開始的“太湖石”,到后來的“衣缽”“好事成雙”“遙遠的信件”,再到今天的“七個夜晚”“故事新編”,你會具體區分自己的創作階段嗎?
彭:我覺得都是自然發生的,都是從上一個系列延伸出下一個,我學過美學,比較規避從概念入手進行創作,我更多是靠直覺來做。每個系列都憑著熱情做下去,沒有熱情的時候就停下來,所以每個系列都可以算是一個階段。
Hi:不管是從創作題材上還是使用的媒介上,你給人的感覺更多是東方的古典的,你有沒有受到過西方的及當下的影響?
彭:其實我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西方影響,并不了解中國傳統,反而大量的閱讀經驗來自西方。我做“七個夜晚”系列,跟去意大利看文藝復興濕壁畫和看敦煌壁畫的經歷息息相關。畫畫的人好像有一種能力將故事和繪畫緊密地扣在一起,這不是一般畫家能夠做到的,你會感覺的一種強烈的情緒和代入感。
Hi:在“遙遠的信件”系列中,旁白摘取的信件文字都來自你的閱讀經驗?
彭:對,那是過去藝術家之間的信件。我讀過幾十本信件,把想要講的故事隱含在我挑選出來的別人的信件里。讀信件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一件事情,你會發現過去那些你認為非常偉大的藝術家真實的樣子,他們都有跟你同樣的煩惱和經歷。
Hi:像是“小于愛的怨憎”“平沙落雁”也有類似的文字,它們都屬于“遙遠的信件”系列嗎?
彭:其實它們已經不屬于了,“小于愛的怨憎”是“遙遠的信件”系列的最后階段,我開始在上面畫人物的故事了,在此前的階段我不太想去做故事性繪畫。在這之后我開始畫《七個夜晚》,所以它們只是一個熱身練習,就像音樂家在寫一個復雜的交響樂之前寫的幾首四重奏一樣。
Hi:很多時候你將自己也放進畫中,是出于什么原因?
彭:在《七個夜晚》之前,我也在“遙遠的信件”里畫了很多女性角色,因為是山水畫,我故意把她們藏在某些小地方。其實不是為了什么,就是覺得把古代的一些東西改變掉挺有意思的。
 
《遙遠的信件》 裝置 尺寸可變 2012-2017
《遙遠的信件》 裝置 尺寸可變 2012-2017
《小于愛的怨恨-3》60x38cm 宣紙水墨 2017
《小于愛的怨恨-3》60x38cm 宣紙水墨 2017
《窺 - 20》34×24cm 絹 2019
《窺 - 20》34×24cm 絹 2019
《好事成雙 - 30》24x18x5cm 絹 2017
《好事成雙 - 30》24x18x5cm 絹 2017

 

在故事中提問和尋找答案

 
Hi:這次展覽的兩張海報都是一個女性拿剪刀剪頭發的形象,它們的出處和寓意是不同的嗎?
彭:橢圓形的“窺探”系列是《七個夜晚》的延伸,等于是把七組院落中有意思的局部放大,或者添加一些比較有戲劇性的東西。另外一張剪頭發的女性來自《故事新編》,它是明代一本關于女德的人物故事,在古代女性剪頭發是有特殊意義的,因為頭發和她們的命一樣重要。
Hi:我看到整個展覽現場都是你親自在安排布置?
彭:我跟汪民安老師一起商量的,可能我創作的時候已經有了一條主線。我在畫《七個夜晚》時看到明代的這本書,發現和我的繪畫是有關聯的,所以就在想怎么用這樣的素材來編制一條線索。整個展覽從《七個夜晚》開始,用女性俯視的視角講述一種類似夢境的魔幻現實故事;到了50米長的《故事新編》,女性激烈的動作形成情緒的高點;“遙遠的信件”和最新的《器世間》是一種情緒的平靜過程。
 
《器世間》佛手、金箔 尺寸可變 2019
《器世間》佛手、金箔 尺寸可變 2019
《器世間》佛手、金箔 尺寸可變 2019
《器世間》佛手、金箔 尺寸可變 2019

訂閱hi郵件

訂閱hi郵件

恭喜您,已經成功訂閱!
HIART將定期發送最新咨詢至您的郵箱,感謝您對我們的支持!

關于Hi藝術

《Hi藝術》雜志創刊于2006年9月,是領先的中國當代藝術專業雜志。

《 Hi藝術》雜志善于把握當代藝術市場脈搏,兼有專業性、前瞻性與實用性。

《Hi 藝術》雜志的內容在堅持可讀性基礎之上強調原創性,每期都堅持為讀者提供權威性的實用數據信息,并在年末總結當代藝術的年度發展概況,產生 “指標藝術家”、“指標拍賣行”和 “指標畫廊”。該系列歷經錘煉與市場檢驗,正逐漸成為當代藝術投資的首選參考媒體。

《Hi藝術》雜志發展至今,擁有最前沿的藝術信息、最專業的市場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訪為內容,以三十多個專業系統的欄目設置為架構,內容豐富而富有層次,全面而條理清晰,
使《Hi藝術》成為最具可讀性的當代藝術雜志之一。今天的《H i 藝術》日漸成為業內的頂級媒體,在時間的累積、新老客戶的實用建議以及自身經驗的不斷增長下,《H i 藝術》無論是內容還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為經典。但是《H i 藝術》追求進步的腳步從未停止,我們仍在努力做到盡善盡美。

聯系我們:

郵箱
編輯部:
[email protected]
展訊郵箱:
[email protected]
招聘郵箱:
[email protected]
電話
編輯部:
+8610 51374016
廣告部:
+8610 51374100
傳真:
+8610 51374012

關于Hi藝術

《Hi藝術》雜志創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當代藝術的專業雜志,擁有最前沿的藝術咨資訊、最專業的市場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訪等,視角多元且富有層次, 善于把握當代藝術市場脈搏,兼具專業性、前瞻性與實用性,在目前中國各種當代藝術雜志中影響力、廣告份額、發行量各指標均屬于領先地位。

依托《Hi藝術》雜志的品牌優勢,我們全方位拓展了新媒體資源,先后推出官方網站hiart.cn和公眾微信訂閱號(微信號:hiart308309),成為《Hi藝術》在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上布局的重要陣地。

創建于2011年的官方網站hiart.cn定位為《Hi藝術》的網絡升級版本,目前也已成為當代藝術資訊網站中最主要的選擇之一?!禜i藝術》官方微信公眾號注冊于2014年,是當代藝術持續發布信息最久、活躍度最高的當代藝術公眾號,也是目前行業內信息發布最為及時、關注視角最為多元、熱點話題制作最有深度的當代藝術公眾號之一,通過近三年來優質內容的持續產出,擁有行業內最為精準高效的業內用戶群體。2017年,《Hi藝術》與中信出版集團攜手合作,轉型為MOOK系列圖書,成長為一個擁有雜志、網站、微信公眾號的全媒體平臺。

歷經十一載磨礪,《Hi藝術》在2018年迎來它的第十二個年頭之際,無疑已成為業內頂級媒體。但我們始終密切把握當代藝術的脈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為藝術人群與頂級收藏家及時提供原創、鮮活、專業的獨家當代藝術資訊、市場分析與收藏指南,為受眾提供更加精準的資訊服務?!禜i藝術》追求進步的腳步從未停止,我們仍在努力做到盡善盡美。

雜志訂閱熱線: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節假日除外)
微信訂閱:
微信號:hiartmimi (可享會員福利)
篮球让分胜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