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作者:張朝貝圖片提供:沈瑞筠、扉美術館 2019年7月8日 1016 次閱讀 專題 ?人物
沈瑞筠 藝術家、策展人
沈瑞筠 藝術家、策展人
到達廣州那天早上,剛好看到一條公眾號推送的微信內容,用一貫驚世駭俗的標題講了扉美術館近年來所做的一系列與社區相關的無界藝術項目。而扉美術館也正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在這間坐落于廣州老城、與菜市場僅一墻之隔的美術館,唯有親臨現場才能感知它的展覽和作品。在最新展覽“農林共舞臺”中,城鄉接合部風格的海報令不少文藝青年望而卻步,但它卻實實在在地為附近社區的居民提供了一個難得相聚的舞臺。
扉美術館外景,是藝術家宋冬留下的作品《無界的墻》
扉美術館外景,是藝術家宋冬留下的作品《無界的墻》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沈瑞筠在扉美術館策劃的“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
沈瑞筠在扉美術館策劃的“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
農林共舞臺
 
我真正和沈瑞筠深入交談,也是從這座美術館和這次展覽開始的。6月中旬,距沈瑞筠在扉美術館策劃的“農林共舞臺”開幕已經過去了約兩個月的時間,展期還剩下半個月左右。在對整個展覽進行了一遍導覽之后,沈瑞筠和美術館的同事及報名觀眾在負一層展廳的漆黑空間內,參與了一場由展覽作品延伸的公眾活動。
 
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展廳里是藝術家秦思源的作品《隱形的聲音》,而公眾活動“在黑暗中與自己的靈魂促膝長談”邀請了幾組觀眾進入其中,通過在黑暗中繪畫觀察自己的內心,用視障人士的視角觀察世界。原本計劃于下午五點結束的活動,由于現場報名人數的不斷增加一直延長到六點半。
 
晚飯之前,沈瑞筠在餐桌上又和我們聊起觀眾對這個展覽的反應,以及多組織幾場公眾活動的想法。事實上,在扉美術館外露天區域展示的作品中,已經有機器因為大小觀眾的踴躍參與而多次發生故障。那是01小組和編程人員合作,以竹絲崗建筑實景為元素的電子游戲“超級瑪麗”,沈瑞筠并不滿足于此,“不能讓他們認為僅僅打爆機就結束了,而是通過這種互動了解竹絲崗的建筑和歷史?!?/div>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01小組的作品《Super Mario竹絲崗》,攝影:石元武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01小組的作品《Super Mario竹絲崗》,攝影:石元武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在秦思源作品所在展廳進行的“在黑暗中與自己的靈魂促膝長談”活動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在秦思源作品所在展廳進行的“在黑暗中與自己的靈魂促膝長談”活動
幾次近乎必然的偶然
 
對于沈瑞筠來說,參與策劃這次深入廣州社區居民的展覽純屬偶然,因為她此前的策展線索主要是關于中國園林的研究,然而園林中可供游歷的經驗和“農林共舞臺”中相聚的經驗又暗中契合。她身上另一次近乎必然的偶然,或許還可以追溯至9年前,讀繪畫專業的她回國后初次涉足策展界。2000年從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后,沈瑞筠留學美國,獲得蒙卡利州立大學和芝加哥藝術學院雙碩士學位。
 
2010年,由庫哈斯參與設計的廣東時代美術館正式注冊為非營利性美術館,受館長趙趄之邀,沈瑞筠回國擔任起美術館的策展人。彼時經濟危機余波仍在,作為在美國的年輕藝術家,大家的作品銷售狀況并不樂觀,回國的決定對沈瑞筠來說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第二年,她策劃的首個展覽“換位思考——在中國的美國制造”獲得中國文化部頒發的年度最佳展覽。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2011年,沈瑞筠在廣東時代美術館策劃的“換位思考——在中國的美國制造”獲得中國文化部頒發的年度最佳展覽
2011年,沈瑞筠在廣東時代美術館策劃的“換位思考——在中國的美國制造”獲得中國文化部頒發的年度最佳展覽
在七年間,沈瑞筠展現出在策展方面的天賦,并曾作為國內多個獎項的提名評委。不過廣東時代美術館的發展方向與沈瑞筠想做的事情并不完全一致,七年之后,她離開了廣東時代美術館。2018年,她在深圳華僑城策劃的“象外之景——OCT-LOFT公共藝術展”,又偶然地打開了美術館白盒子空間之外的另一扇大門,讓她發現“原來在非白盒子空間策劃展覽有這么多可以做的事情”。
 
沈瑞筠慢慢進入了一種更加適合自己的狀態,得以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創作作品上;但是幾乎同時,由于展覽邀約不斷,她的時間也被分割為塊狀,有時是藝術家,有時則是策展人。2018年底,沈瑞筠的作品參展由宋冬在扉美術館策劃的“無界藝術季”,隨后她作為策展人策劃的“農林共舞臺”又在此亮相亮相,所有藝術家的作品都圍繞竹絲崗而展開,整個工作耗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黃禮孩的《竹絲崗記》用詩歌為社區生活增添詩意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黃禮孩的《竹絲崗記》用詩歌為社區生活增添詩意
24小時與15分鐘生活圈
 
在展覽調研期間對竹絲崗社區居民訪談的過程中,一位老人所說的“這里曾是一個24小時的生活圈,現在是一個15分鐘的生活圈”讓沈瑞筠受到了極深的觸動。作為土生土長的廣州“70后”,她小時候在老城區長大,真正體會過“24小時生活圈”的鄰里關系;長大后,她曾經用腳走過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等許多歐洲小城,但竟然沒有認真走過廣州這座城市。
 
隨著廣州城市中心不斷東移,這座城市的地標也從北京路步行街、天河路商圈變成現在的珠江新城。介于新舊城之間的竹絲崗社區,正是廣州城現代化進程小小的縮影。因此,沈瑞筠決定邀請藝術家用藝術進行一次貼近地面的飛行,說說身邊的故事。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扉美術館外擺放的床至今仍在和觀眾進行互動,這是2017年宋冬個展“無界的墻”之后所留下的,圖為“無界的墻”展覽現場
扉美術館外擺放的床至今仍在和觀眾進行互動,這是2017年宋冬個展“無界的墻”之后所留下的,圖為“無界的墻”展覽現場
之所以堅定地選擇工作和生活在廣州,沈瑞筠覺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的便利性,無論是在市場中可以找到的用于創作的各種材料,還是迥異于北京和上海的舒適的藝術氛圍。如今她生活在新城,我們在竹絲崗南邊的老城吃完晚飯,又向扉美術館的同事打聽附近地道的美食,她打包了一份蟹黃包作為明天的早餐。
 
我總覺得這個世界之于沈瑞筠,運行得或許太快了。她回國之后的個展并不頻繁,作為藝術家的最近一次亮相大概仍是2016年在楊畫廊的“層見迭,節外生”,那是她在國內首次大型個展。她的工作節奏更多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理念進行的,創作作品和策展工作截然不同,在時間上卻又無縫接合。
 
但無論是作為藝術家還是策展人,沈瑞筠從未對自己做過多預設,“很多人都會主動對人生進行規劃,什么時候要做什么都很清楚,但我并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不在意每一步該怎么走才是‘正確的’,事情總是會改變,我更在乎手頭上正在做的事情是否有意義,這樣會更加自如?!?/div>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農林共舞臺”扉美術館展覽現場
“農林共舞臺”扉美術館展覽現場
沈瑞筠在“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導覽
沈瑞筠在“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導覽
與菜市場一墻之隔
 
Hi藝術(以下簡寫為Hi):這次在扉美術館策劃的“農林共舞臺”是怎么開始的?
沈瑞筠(以下簡寫為沈):展覽大概是去年三四月定下來的,真正開始做關于竹絲崗的研究是六七月。當時創始人米笑Michelle邀請我的時候,我本打算把作品全部放在美術館外的公共空間,室內的展廳全部都不用。但是有些藝術家還是很迷戀展廳空間,包括秦思源的聲音作品的確需要在室內,所以全部利用了起來。我想策劃一個關于美術館所在社區的展覽,扉美術館本身對竹絲崗社區就有研究,我就和他們一起整理社區的故事,挖了很多歷史資料,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Hi:這個展覽和扉美術館之前的線索非常契合,所以主題是提前和美術館溝通的嗎?
沈:不是,他們隨便我做什么。其實我開始是被扉美術館打動了,當時看到他們對竹絲崗的研究,我突然很想去深入了解,因為作為土生土長的廣州人,還有很多這樣我不知道的地方。在采訪的過程中,一位老人說“這里曾是一個24小時的生活圈,現在是一個15分鐘的生活圈”。為什么有15分鐘,我估計和隔壁的菜市場有關,因為廣州人每天甚至每頓飯都要去買菜。我想或許可以通過展覽,在和菜市場一墻之隔的美術館為大家提供一個相聚的舞臺。
Hi:展覽的公共性有了,但藝術性何在?你怎么看這個問題?
沈:的確,當藝術進入社區之中,它的藝術性會不會減少?這個事情的度一定要把握好,這也是我策劃展覽時思考的一個問題。我承認會有一定的限制,有些藝術家能夠把兩者結合得很好,有些藝術家本身就在做社會介入的作品,所以更偏公共性。如果下一次再做這樣的展覽,我可能會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藝術家也可以更加深入這里,將藝術實踐更精準地對準這個地方。我覺得最終都是時間問題。
 
Hi:這樣的展覽還會持續嗎?但它其實并不屬于你所研究的“中國園林”線索。
沈:要看機會,這會是我感興趣的一個方向。我自己的策展工作有一個明確的線索,通過研究中國園林,了解中國人看待世界的方法,從中抽取中國傳統文化中能被當代生活所運用的部份,并用當代藝術的形式轉化成當代文化的一部份,希望能通過這樣的藝術消解現代人的一些困境。這是一個系列的研究,比如接下來要做的是身體和園林的關系,通過中國古代園林或建筑、村落,分析人和空間的關系,來了解中國人怎么理解“人”。除此之外,我另一個方向是研究藝術家的實踐,跟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合作的為期5年的項目,現在已經做了兩年。我暫時不想用太簡單的一兩句話來概括,希望最后做完再把結果完整地呈現出來。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扉美術館出入口電梯被藝術家方璐打造為一個可以讓觀眾進入冥想的空間
“農林共舞臺”展覽現場,扉美術館出入口電梯被藝術家方璐打造為一個可以讓觀眾進入冥想的空間
非典型藝術家和策展人
 
Hi:2010年回國到美術館做策展人之前,你學的一直是繪畫,在最開始策劃展覽時遇到過哪些困境?
沈:現在回想起來,我讀書的時候學過一門選修的策展課,但是真正策劃的第一個展覽“換位思考——在中國的美國制造”就拿了中國文化部頒發的年度最佳展覽,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也許自己本就有一點點策展天分。我在藝術圈這么多年,對藝術有一定的認知基礎,策展只是一個工具,而我剛好就很擅長使用這種工具。所以說我真的沒有遇到任何困境,如果有的話,我可能早就不做了。
 
Hi:離開美術館之后,你這兩年策展方向或面貌又有哪些變化?
沈:2018年5月,我在深圳OCT策劃了一個公共藝術展,發現原來在非白盒子空間策展這么好玩。這種好玩并不是真正的玩,而是有很多可以利用的可能性,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其實白盒子更像是理想化的空間,把所有的東西都隔絕了,讓你在里面去呈現一個雕塑或一幅畫。但是在現實空間中,有時刮風有時下雨,春夏秋冬景致都不一樣,你需要考慮的因素是很復雜的。這個過程中會發生很多有趣的東西,也會有很多問題,但這個問題是實實在在的,而不是假設的問題。當然在白盒子里,很多好展覽也可以提出很實在的問題。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2018年,沈瑞筠在深圳華僑城策劃的“象外之景——OCT-LOFT公共藝術展”是她對非白盒子空間的首次策展嘗試
2018年,沈瑞筠在深圳華僑城策劃的“象外之景——OCT-LOFT公共藝術展”是她對非白盒子空間的首次策展嘗試
Hi:這種在地性實踐或者深入社區的作品,好像一直是廣州藝術家所擅長的?
沈:我不知道能不能這樣概括,但是廣州藝術家的特質可能跟整個氛圍有關吧。廣州沒有太大的藝術圈,這里的生活非常日?;?,就是買菜吃飯這些事情。選擇住在這里的藝術家,性格肯定是跟這片土地相融洽的,不然他會覺得這里不適合他的發展,就不會留在這里。
 
Hi:但是你的作品并不是典型的廣州藝術家風格。
沈:對,我的確有點不像。但是我選擇在廣州生活是很實際的考慮,因為我覺得很方便。在這里要試一些材料很容易在市場上獲得,這是我喜歡廣州的原因,它為我提供了個體語言發展實驗的便利。我對所謂的規劃自己什么時候出名并不在意,它對我來說沒有那么重要,我相信在廣州的藝術家都會意識到廣州的這個特點。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2016年,沈瑞筠在楊畫廊的個展“層見迭,節外生”,這是她在國內的首次大型個展
2016年,沈瑞筠在楊畫廊的個展“層見迭,節外生”,這是她在國內的首次大型個展
Hi:作為藝術家,你的展覽和作品亮相的頻率并不高,也從來沒有為自己進行過規劃?
沈:其實我在美國做過三次個展,但是那時候資訊還不是很發達;回國之后,在廣州逵園做過一個小個展,楊畫廊的個展算是曝光率比較大的展覽了。我作為藝術家沒有什么策略和規劃,我知道有一些職業藝術家規劃做得很好,知道什么時候要做什么。對我來說,做藝術更多是對人生、社會的思考,我并不在意每一步該怎么走,我在意的是這段時間做的嘗試,能否推進我對某個問題的思考。
 
Hi:在美國的時候你的作品面貌是怎樣的?和現在這些動畫、裝置有什么不一樣?
沈:其實我所受的訓練一直是繪畫,我大學讀的是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在美國讀的研究生是芝加哥藝術學院的繪畫系,所以對藝術的認知還是一個畫家的角度。后來為什么又做了動畫和裝置呢?因為我對時間和空間很感興趣,2008年還在美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太會畫畫了,就想擺脫用繪畫表現的空間,那種空間并不是我想要的。而我使用動畫,是想把繪畫放在時間里,通過運動而不是故事來表達一種情感或思想。這是我現在在做的事情。
沈瑞筠《天鵝湖》300×300×250cm 綜合材料 2016
沈瑞筠《天鵝湖》300×300×250cm 綜合材料 2016
沈瑞筠《天鵝湖》作品局部
沈瑞筠《天鵝湖》作品局部
慢一點,退一步
 
Hi:你既不把自己當作職業藝術家,也不自認為是職業策展人,你是如何看待策展人職業化的?
沈:可能跟人的性格有關系,有些策展人能夠像馬拉松似的不斷地做,肯定是因為他有這樣的才能,活躍度相對就會高很多。對于我來說,記不住這么多東西。不同人做不同的事,要看自己擅長什么,然后把自己做的事情做好、做實在了。我相信這個社會以后也會有需求,需要像我這種慢慢做的。
 
Hi:就你的觀察,上半年有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展覽?你又作何評價?
沈:我沒有太多的發言權,上半年更多時間在做作品,展覽跑的比較少。從策展角度看,我覺得整個藝術行業還是太快了,無論是展覽,還是美術館、空間的運作。作為文化的東西還是慢一點好,太快意味著被消費,連文化都被消費的話,那就有點沒意思了。
沈瑞筠 再慢一點,再退一步
2019年,沈瑞筠的多媒體作品《困》參加銀川當代美術館“沉默的敘述”展覽現場
2019年,沈瑞筠的多媒體作品《困》參加銀川當代美術館“沉默的敘述”展覽現場
Hi:對你來說,策展人和藝術家的雙重身份是自然而然的嗎?平時的時間是如何分配的?
沈:我一般會把藝術家跟策展人的身份分開,我的作品更加面向內心,策展是向外的。策展人除了要在策劃案上提出好的問題,還要為藝術家、美術館和觀眾服務;而藝術家更多是內心的思考和藝術語言的耕耘,利用現有的資源和工具把要說的話說清楚。這兩個工作基本是無縫接合的,我把時間劃分成一塊塊的,有重要工作就不做作品,做作品的時候就盡量壓縮其他工作,因為并不是天天都有靈感,有時候會卡住,暫停一下做做其他工作再回頭繼續,也沒什么不好的。
 
Hi:策展和做作品一樣,它們都是你表達自己想法的一種方式。
沈:或者說我去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吧,無論是策展還是做作品時,都不僅僅是表達自己這么簡單。在40歲剛開始時我很焦慮,覺得自己慢慢老了,年輕人要追上來了。但是想通之后,發現原來還有這么多東西是我年輕時不知道的,經常會有一些新的感悟。這些都會漸漸地用在我的作品或策展實踐里,然后再想再做,成為一個循環的過程。
沈瑞筠《天圓地方》27×27×20cm 綜合材料 2016
沈瑞筠《天圓地方》27×27×20cm 綜合材料 2016
沈瑞筠《天圓地方》作品局部
沈瑞筠《天圓地方》作品局部

熱門關鍵詞

訂閱hi郵件

訂閱hi郵件

恭喜您,已經成功訂閱!
HIART將定期發送最新咨詢至您的郵箱,感謝您對我們的支持!

關于Hi藝術

《Hi藝術》雜志創刊于2006年9月,是領先的中國當代藝術專業雜志。

《 Hi藝術》雜志善于把握當代藝術市場脈搏,兼有專業性、前瞻性與實用性。

《Hi 藝術》雜志的內容在堅持可讀性基礎之上強調原創性,每期都堅持為讀者提供權威性的實用數據信息,并在年末總結當代藝術的年度發展概況,產生 “指標藝術家”、“指標拍賣行”和 “指標畫廊”。該系列歷經錘煉與市場檢驗,正逐漸成為當代藝術投資的首選參考媒體。

《Hi藝術》雜志發展至今,擁有最前沿的藝術信息、最專業的市場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訪為內容,以三十多個專業系統的欄目設置為架構,內容豐富而富有層次,全面而條理清晰,
使《Hi藝術》成為最具可讀性的當代藝術雜志之一。今天的《H i 藝術》日漸成為業內的頂級媒體,在時間的累積、新老客戶的實用建議以及自身經驗的不斷增長下,《H i 藝術》無論是內容還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為經典。但是《H i 藝術》追求進步的腳步從未停止,我們仍在努力做到盡善盡美。

聯系我們:

郵箱
編輯部:
[email protected]
展訊郵箱:
[email protected]
招聘郵箱:
[email protected]
電話
編輯部:
+8610 51374016
廣告部:
+8610 51374100
傳真:
+8610 51374012

關于Hi藝術

《Hi藝術》雜志創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當代藝術的專業雜志,擁有最前沿的藝術咨資訊、最專業的市場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訪等,視角多元且富有層次, 善于把握當代藝術市場脈搏,兼具專業性、前瞻性與實用性,在目前中國各種當代藝術雜志中影響力、廣告份額、發行量各指標均屬于領先地位。

依托《Hi藝術》雜志的品牌優勢,我們全方位拓展了新媒體資源,先后推出官方網站hiart.cn和公眾微信訂閱號(微信號:hiart308309),成為《Hi藝術》在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上布局的重要陣地。

創建于2011年的官方網站hiart.cn定位為《Hi藝術》的網絡升級版本,目前也已成為當代藝術資訊網站中最主要的選擇之一?!禜i藝術》官方微信公眾號注冊于2014年,是當代藝術持續發布信息最久、活躍度最高的當代藝術公眾號,也是目前行業內信息發布最為及時、關注視角最為多元、熱點話題制作最有深度的當代藝術公眾號之一,通過近三年來優質內容的持續產出,擁有行業內最為精準高效的業內用戶群體。2017年,《Hi藝術》與中信出版集團攜手合作,轉型為MOOK系列圖書,成長為一個擁有雜志、網站、微信公眾號的全媒體平臺。

歷經十一載磨礪,《Hi藝術》在2018年迎來它的第十二個年頭之際,無疑已成為業內頂級媒體。但我們始終密切把握當代藝術的脈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為藝術人群與頂級收藏家及時提供原創、鮮活、專業的獨家當代藝術資訊、市場分析與收藏指南,為受眾提供更加精準的資訊服務?!禜i藝術》追求進步的腳步從未停止,我們仍在努力做到盡善盡美。

雜志訂閱熱線: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節假日除外)
微信訂閱:
微信號:hiartmimi (可享會員福利)
篮球让分胜负技巧